悍拒辉瑞求亲,阿斯特捷利康如何走独立之路?

发布于:2020-07-10 分类:O梦生活   


先前《科技新报》报导辉瑞(Pfizer)求亲英国第二大药厂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在辉瑞提出最后通牒后,这场求亲大戏来到最高潮,阿斯特捷利康的高层漏夜开会,叫来总部附近知名的中餐馆「漂亮」(Pearl Liang)的外送餐点支撑体力,最后还是发表声明,拒绝了辉瑞的提亲,2014 年 5 月 26 日,辉瑞宣告放弃。

但这只是暂时停战,根据英国相关法规,併购案失败后,将有 6 个月的冷却期,这段时间内,辉瑞不能再提出购併,不过,6 个月一过,辉瑞将可以再度提出新的购併案,或是若阿斯特捷利康主动提出邀请,则只要90天后即可再度进行购併谈判。届时阿斯特捷利康的股东们还能像这次一样力挺公司高层保持独立吗?阿斯特捷利康要如何走出独立之路,力抗药厂合併的全球潮流,成为全球药界瞩目的焦点。

阿斯特捷利康喜与优

而 5 月 30 日,阿斯特捷利康似乎就透露可能的答案,阿斯特捷利康带着旗下许多新药,前往芝加哥参加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ASCO)的年度会议,阿斯特捷利康在大会上,公布旗下多种抗癌药物的临床试验结果,这些抗癌药物不仅是辉瑞想购併阿斯特捷利康的主因之一,也同时是阿斯特捷利康保持独立运作的命脉。

其中受到相当注意的是肺癌药物 AZD9291,虽然还只在第一期临床试验,但是成功的让 51% 病人身上的肺癌肿瘤缩小,阿斯特捷利康对 AZD9291 寄予厚望,认为一旦通过后,每年能带来 30 亿美元的营收。

这对阿斯特捷利康能否在 6 个月后──以及更长远的未来──继续维持独立相当重要,因为阿斯特捷利康的执行长 Pascal Soriot 为了悍拒辉瑞提亲,提出了相当大胆的 10 年业绩预测,以坚定股东们的决心:到 2023 年,营收要成长 75%,达到 450 亿美元。

若以当前的状况来看,阿斯特捷利康想这个目标实在有点困难,因为阿斯特捷利康正面临药业最可怕的专利到期悬崖,所受的冲击可能不下于辉瑞的威而钢即将到期,因为阿斯特捷利康的王牌药物,氢离子帮浦抑制剂耐适恩(Nexium),专利在 2014 年就到期,接着是降胆固醇药冠脂妥(Crestor)也即将在 2016 年到期,前者一年带来 39 亿美元营收,后者一年带来 56 亿美元营收,光是损失这两个王牌药物的专利,阿斯特捷利康未来几年内的营收就肯定看跌,更别说要成长 75% 了。

但是 Pascal Soriot 深信阿斯特捷利康的营收能起死回生,因为阿斯特捷利康研发部门表现可说与辉瑞相反,辉瑞近年来的研发成绩鸦鸦乌,但阿斯特捷利康却拥有整个药业最受期待的新药产品线,目前正有 104 种新药正在研发中,其中有 90 种已经进入临床试验。

阿斯特捷利康专注于免疫疗法,以药物激发身体本身的免疫系统清除癌细胞,目前有 20 种严正新药在研发中,其中有 3 种已经进入临床试验最终阶段。如在肺癌方面,前述 AZD9291 是在临床试验第一阶段,而 MEDI-4736 则已经进入临床试验最后阶段,若能成功通过,一年可带来 65 亿美元的营收。

但是,这些都是未来式,眼前阿斯特捷利康面对的是两种王牌药物专利到期的营收阵痛期,同时还要支付所有新药的研发开支,短期内业绩肯定不好看,这也是之所以引来辉瑞想趁机购併的原因之一。

小股东:不肯「贱卖」未来

对阿斯特捷利康的股东来说,新药研发也有相当风险,不少新药进入临床试验最后阶段,却还是失败,到时一切成空,保守的投资人可能会认为还不如趁现在先赚点小钱,落袋为安,这也是辉瑞所打的算盘,期望股东想赚取眼前的小利,宁愿出卖未来,因而对阿斯特捷利康的高层施加压力。

但是辉瑞想错了,阿斯特捷利康的股东们,反而选择拒绝小利,看向未来。据估计,若阿斯特捷利康的新药大部分成功,最终股价可能达到 100 英镑以上,相较之下,辉瑞的最后出价为 55 英镑,股东们不肯「贱卖」未来,愿意和公司一起承担风险。

阿斯特捷利康的主席 Leif Johansson 最后回应辉瑞放弃收购,说欢迎辉瑞的这个决定,让阿斯特捷利康能够继续维持目前「以独立公司所呈现的成长动能」。

大股东:购併金额太低

然而,对辉瑞来说,阿斯特捷利康拥有大量新药产品线,又能提供税务上的好处,在檯面上没有其他比阿斯特捷利康更好的购併目标,因此辉瑞势必捲土重来。

辉瑞若透过向大股东施压,逼迫阿利康主动提出邀请,则最快可在 90 天后重启购併,若无法这幺作,6 个月后也能重启购併。阿斯特捷利康的未来,仍然掌握在大股东的态度上,其中以持股佔 8% 的最大股东贝莱德(BlackRock)最为关键,这次贝莱德虽然也站在反对购併的一方,不过贝莱德只是嫌价格低,并不坚持非得独立,还欢迎阿斯特捷利康尽快与辉瑞重启谈判,谈个更好的价钱。

此次购併案也引起英国、瑞典(阿斯特来自瑞典,之后与英国捷利康合併成为阿斯特捷利康),以及美国政界与社会各阶层的反对声浪,英国与瑞典担心贱卖国家资源以及失去工作机会,美国则对辉瑞的节税想法非常感冒,但最后阻止购併案的并非政治力量,也非社会运动,而是资本市场本身。阿斯特捷利康是否能始终维持独立,全球药业都在看贝莱德的动向究竟如何。

不论如何,阿斯特捷利康因为注重研发,因此有选择的权利,可以选择卖个好价钱,也可以选择独立。但辉瑞因为研发成绩鸦鸦乌,只有购併别人的选项,若不购併他人,无法取得新药,就只能走上衰退道路,到时甚至连其他药厂都不屑来出价购买,可说别无选择。这说明了金钱游戏终有极限,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创新研发还是唯一的解答。


正文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