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老人拿5万元买了「假玉观音」,竟因为它救了自己一生!

发布于:2020-07-03 分类:K城生活   

孤独老人拿5万元买了「假玉观音」,竟因为它救了自己一生!

贵州边境有个落后的小镇叫土崖子镇, 年过古稀的斗儿爷也就住在这个小镇上。

斗儿爷家有座大房子, 四间三层都快赶上镇政府的办公大楼了。 那是斗儿爷的大儿子盖的, 也是土崖子镇最气派的豪宅之一。

斗儿爷有三个孩子, 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他们都住在土崖子镇附近。

这一天, 斗儿爷从小镇上买了些菜和玩具, 急匆匆地往家里赶。

「斗儿爷啊, 这大包小包的你是要干啥?」

「张老头还在下棋呢, 这不是要过年了嘛!我儿子跟孙子就要从广东回来啦, 我买点菜, 等他们回来好包饺子给他们吃。 」

「我说斗儿爷啊, 你那儿子好本事, 偌大的房子都盖了起来, 等他回家了肯定带你去吃镇上最好的馆子, 我看你就别瞎忙活了。」

「那是, 那是!」

斗儿爷脚步不停, 脸上却早已乐开了花, 于是往家赶的步伐也就又快了些。

斗儿爷其实是个留守老人, 自年初的时候他的大儿子就带着老婆和孩子去了广东,而这间大房子就剩下了斗儿爷一个人守着,这一守就是一年。

斗儿爷的老伴儿是三年前去的, 自那以后斗儿爷就由三个孩子轮流赡养, 一年一轮换。可不管是怎幺轮换斗儿爷都还是一个人住着。

斗儿爷其实很孤独, 每天除了睡觉吃饭其余的时间都是一个人在家发呆。

其实斗儿爷以前很爱跟老张头下棋, 可每次老张头和斗儿爷在大槐树下下棋, 都会抱着他的乖孙儿。那小子虎头虎脑的像极了斗儿爷的大孙子, 让他的心里不是滋味, 以至于后来老张头再找斗儿爷下棋斗儿爷就找各种理由推脱。在小气的斗儿爷看来, 老张头分明是在炫耀, 讥讽他没孙子抱。

斗儿爷原本想让大儿子把孙子留下来陪他的, 可转念一想自己都七十好几的人了, 早就照顾不动他那顽皮的孙子了。再加上大儿子四十好几才有这幺一个儿子,

看得跟宝一样哪里放心让他照顾?

儿女们都忙着养家糊口, 斗儿爷也没办法, 他不愿拖孩子们的后腿。 所以,每年过年那十几天里成了斗儿爷跟儿女和孙儿唯一相处的机会。 也就在一个小时前, 大儿子来了电话, 他们已经上了飞机,两个小时后就能到家。

一听到这个消息, 斗儿爷甭提有多高兴了, 所以他到镇上的小卖部买了些包饺子的材料和送给孙子的礼物。

「吱呀。 」

门开了, 灯亮了, 家里一尘不染, 比起年初大儿子走的时候还要乾净、整洁。

斗儿爷立马忙活了起来。

好一个斗儿爷!虽然七十好几, 但包饺子的手艺却不减当年, 填馅儿、起皱一气呵成, 不一会儿就包出了百八十个。

斗儿爷觉得饺子够吃了, 就看了看时间, 虽然天已经黑了, 但还有二十分钟大儿子一家才会回来。

「这二十分钟该做什幺呢?」

斗儿爷觉得时间过得好慢,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抱他的乖孙子。 可时间实在过得太慢, 他觉得应该找些事情来做兴许时间就会过得快一点。然后斗儿爷就想到了前几天买到的那个玉观音。 
孤独老人拿5万元买了「假玉观音」,竟因为它救了自己一生!

那个玉观音是个不识货的土老帽卖给他的。

那一天斗儿爷在街上瞎逛, 在杂货店的门口遇见了一个土老帽坐在地上, 他的面前还摆放着一个玉观音。

斗儿爷是个爱贪便宜的人, 他最爱看中央台的鉴宝节目, 他也从中得知他的家乡就有很多文物有待发掘,于是就对着玉观音来了兴趣。

斗儿爷乍一看这玉观音就觉得外表不俗,

再三打量之后斗儿爷觉得这个玉观音绝对是个国宝级的文物。因为他发现那玉观音虽然还沾着土,但玉观音本身却异常温润油亮。斗儿爷断定那应该就是专家们所说的「包浆」,再加上如冬瓜般大的个头绝对是价值连城的宝物,而这个宝物土老帽才要价一万块。

斗儿爷越看越觉得自己没有看走眼,路过的老张头拉着斗儿爷不让他凑热闹,斗儿爷就觉得老张头肯定也看中了这件宝贝,于是马上回家将儿子寄回来办年货的一万块钱塞给了土老帽,就赶紧抱着玉观音回家了。

斗儿爷在心里讥笑着土老帽的不识货,同时也感慨着老张头的「阴险」。不自觉地,手里的玉观音也被他擦得油光铮亮,他甚至划算着等儿子回来就将玉观音卖掉,来年就不用出去打工了,一家团聚多好啊。

斗儿爷正出着神儿,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接着就是儿媳妇不耐烦的喊叫声。

「爹,赶紧开门,磨蹭什幺呢?」

「来喽!」

斗儿爷三步变作两步的赶紧去开门。

门开了,只有大儿媳妇站在门外,儿子和孙子却没见着人。还没等斗儿爷开口大儿媳妇就推开斗儿爷进了门。

「我说大媳妇这是咋啦?」

「你孙子在路上发高烧了,你儿子钱包也丢了,你还没办年货?那正好,赶紧把钱给我,我回来就是拿钱去医院办手续的!」

斗儿爷一听赶紧往兜里摸索着,他突然想起那一万块钱买了玉观音,刚才一时着急差点忘了这事,于是斗爷就将玉观音抱到大儿媳的面前。

「爹,让你把钱给我, 你抱着这个乾啥?」

「大媳妇,这是爹前几天用你们给的一万块钱买的,可是宝贝啊!你先押给医院,到时候取了钱再赎回来。」

「爹,你……」

大儿媳显然有点反应不过来,接着脸色一沉,一把推在抱着玉观音的斗儿爷身上,斗儿爷一个踉跄跌坐在地。

「啪——」

玉观音碎了一地,破碎的玻璃碴子把斗儿爷的手掌都扎破了。鲜血顺着手指滴在地上,鲜红鲜红的,斗儿爷却撇着嘴倒在地上连口气都不敢吭一下。

「你这老不死的,在这节骨眼上你竟然还添乱,要是我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我就跟你没完!」

大儿媳摔门而出,只留下斗儿爷呆坐在地。

良久斗儿爷才反应过来,看了一眼地上的玻璃碴子,他赶忙起身洗了个手就往外走,一不小心将早已包好的饺子撞翻了一地。

斗儿爷步履蹒跚嘴唇颠簸,摸着黑就往二女儿家的方向走去。

他原本是準备去医院的,但斗儿爷想了想还是先去二女儿家。他打算把明年的生活费先预支了,好给他的大孙儿看病。

斗儿爷没有灯,夜路黑漆漆的很难走。一路上他都在埋怨自己老眼昏花,他觉得自己被大儿媳骂完全就是活该,好好的一顿团圆饭就这样被自己给搅和黄了。

从土崖子镇到二女儿家有二十多里的山路,斗儿爷太老了,加上没有手电,一路上磕磕绊绊摔了好几跤,等到了二女儿家门口公鸡都开始打鸣了。

斗儿爷不敢去喊二女儿家的门,因为他知道老二一直和大媳妇不和,自己现在去敲门老二肯定会怀疑的,所以斗儿爷决定就在门口等着。

「老二要是问起来,就说我想他们了,钱的事儿怎幺开口呢?对了,就说我生病了,对,就说生病了,老二肯定会给我钱的。」

斗儿爷打定了主意,就坐在二女儿家的门槛前等着,这一等就是三四个小时。

「爹你咋坐在这儿呢?」

二女儿起床开门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斗儿爷坐在门口也正和周公拉拉扯扯直点头。

把斗儿爷引进门,二女儿满脸疑惑的问道:「爹,你啥时候过来的,大哥不是说回来了吗?你咋跑我这儿来了?」

斗儿爷刚要照计划回答二女儿的问话,就看见刚刷完牙的二女婿也围到了自己的跟前。

「是啊爹,你为啥到我们这儿来了呢?不会是想提前来我们家吧?」

二女婿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明显的不热乎。

斗儿爷被二女婿问得稍一愣神,刚要说些什幺,二女婿就抢先又发话了。

「爹啊,不是我说你。你瞅瞅老大家多风光,在广东当上了高级主管,还有老三也富得流油,你天天跟着吃香的喝辣的还不够,干嘛往我这穷窝窝里蹭?」

二女儿一听,脸上就挂不住了,立马跟二女婿急了,就听她说道:「这好歹是咱爹,你咋说话呢?」

「我咋说话了?难道不是吗?爹由你们兄妹三个轮流养着,每人一年对吧?当初爹轮到咱们家的时候,怎幺就不见你两个兄弟接过去住两天?现在轮到他们可倒好,快要过年了就往我们这儿塞。早知道这样,我们就该待在市里不回来!」

二女婿说完就回了里屋,然后'砰'的一声把房门给关上了。

「爹,我这……」

二女儿见丈夫动气也一时语塞,低着头不敢看斗儿爷的脸。

「老二啊,你别急。你回头跟二姑爷说说,我只是过来窜个门子,不会在你们家吃饭的,我这就走。」

斗儿爷起身就走了,只留下二女儿一脸的茫然。稍作片刻她想起了自己的男人,就起身进了里屋,任凭那风烛残年的老爹晃晃悠悠地越走越远。

斗儿爷离开老二家老远,回头髮现老二没跟来,拍了拍身上昨夜摔跤染上的灰尘舒了一口气。
孤独老人拿5万元买了「假玉观音」,竟因为它救了自己一生!

「还好没让老二发现我身上的灰,要不然他又该因为心疼我跟老大吵架了。对了,现在我该去哪呢?去老三家吧,老三最疼我了,每次去他都给我钱,对,就去老三家,给大孙子找钱看病重要!」

斗儿爷心里想着就又踏上了去老三家的路。

斗儿爷的三儿子住在市里,离二女儿家五十多里路,可斗儿爷不怕远。他记得去年坐车去过,于是斗儿爷就按照记忆晃晃悠悠地就上了路。

斗儿爷走啊,走啊,中午的时候斗儿爷就来到了一个小镇上,斗儿爷停下了。因为他又渴又饿,嘴唇都起了乾皮儿。

「包子嘞,刚出笼的包子嘞,一块钱两个了啊!」

站在一个包子舖的门前,斗儿爷拿着身上仅有的十块钱犹豫着咽着口水。

「兜里还有十块钱,买两个包子还剩九块,我记得上次买的那个娃娃就要了十块钱,还是不吃了省给孙女买娃娃吧!」

斗儿爷可喜欢他的孙女了,每次看见孙女他都要给她买个娃娃,这一次斗儿爷也不能例外。虽然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还没吃饭,但斗儿爷觉得他还抗得住。更何况,当爷爷的怎幺能让孙女失望呢?

「闺女,十块钱可以买什幺样的娃娃?」

年轻的商店老闆娘细看了一眼斗儿爷,她刚才无意间瞄见斗儿爷正在隔壁包子舖前徘徊,手上拿着的就是这张钱,机灵的她一下就猜中了事情的原委。

「这位大爷应该不是本地人,宁愿饿肚子也要买娃娃,应该是去看他家的孙儿吧!真是个好爷爷,不行,这幺大的岁数可不能饿着,我得帮他!」

年轻的老闆娘想着,就在心里盘算着。

「闺女,你咋啦,我买娃娃,十块钱的娃娃,我还要赶路呢!」

斗儿爷招呼着,就见老闆娘从柜檯下麵拿出了一个特大号的米老鼠。

「大爷啊,我这里的娃娃不要钱,但是呢?您必须到隔壁买五块钱的包子,五块钱的水。」

「闺女啊,我没听懂,为什幺要买包子和水呢?」

「我们在做促销,促销懂吗?就是你买了别的东西,我就会额外送你其他的东西。」

「这幺好啊,促销我听说过,我这就去买包子和水。」

斗儿爷心里太高兴了,促销嘛,他懂。

就这样,斗儿爷抱着半人高的米老鼠一边吃着包子,一边往小儿子家赶去。

小儿子家太远了,斗儿爷也太老了,虽然已经勉强走过了一半的路程,但斗儿爷的脚也跟灌了铅一样,再也走不动了。于是,斗儿爷就坐在马路边上準备歇息一会。

斗儿爷看着来往的车辆,他记得小儿子家也有车,他感觉自己太笨了,要是让老二给老三打个电话就好了,老三肯定会来接他的。斗儿爷想着想着眼皮就开始打了架,不一会儿就捲曲着在路边睡着了。

「噗嗤,噗嗤……」

斗儿爷睡得正香就感觉有人在拽他身上的东西,于是就睁开了眼,发现是一只黑色瘦小的流浪狗。流浪狗正试图从斗儿爷的怀里把没有吃完的包子拽出来,可当它发现斗儿爷醒来的时候,立马警惕得躲到一边,眼睛还恋恋不捨的盯着斗儿爷怀里装包子的塑胶袋。

「你饿了?来,这些够我路上吃了,分你两个!」

斗儿爷拿出两个包子,小心翼翼地扔到流浪狗的跟前。流浪狗警惕地看了一眼斗儿爷,接着就狼吐虎咽了起来,不一会就将两个包子给吃光了,而它的眼睛依旧盯着斗儿爷手里的包子。

「看你那馋样儿,像极了我家老三小的时候,来再给你两个。」

这两个包子还是被流浪狗风捲残云般的给吞下了肚,但四个包子也已经足够餵饱它的肚子了。流浪狗吃饱了就冲着斗儿爷摇了摇尾巴,然后躲进路边的草丛消失了蹤迹。

流浪狗走了,斗儿爷看了看天色已近黄昏,于是就继续往小儿子家走去。可斗儿爷并不知道,那个流浪狗并没有离去,它只是躲在路边的草丛中偷偷地跟在斗儿爷的身后。

斗儿爷顺着公路一直走啊,走啊,直到天亮十分才来到市区。可是问题又来了,偌大的一个市区哪里才能找到小儿子呢?

就在斗儿爷抱着米老鼠,站在人海里局促不前的时候,一个在路边执勤的民警注意到了满脸茫然的斗儿爷。

「老人家,你遇到困难了吗?」

「我来找我儿子,可我不知道我儿子住哪儿。」

「那您先跟我走,我帮您找儿子好吗?」

斗儿爷点着头就跟着民警去了派出所,通过斗儿爷的描述,民警很快联繫到了斗儿爷的小儿子。

「我儿子最疼我了,他每年这时候都从国外回来看我,给我带很多很多的补品……」

斗儿爷向民警炫耀着,民警也被斗儿爷逗乐了。不一会儿,他的小儿子便来接他了。

「爹,你怎幺这幺不让人省心呢?我刚从国外回来两天你就给我这幺大一个惊喜,你叫我以后还怎幺安心待在国外?」

斗儿爷被小儿子训得低着头,他不敢吭气,他很害怕小儿子也像大媳妇那样嫌弃他,虽然他很想告诉儿子他想他了。

小儿子一路上再也没有说话,他烦得很,最近国外生意不顺亏了不少钱。

原本他不準备回来的,可一想到国内还有个老父亲便不放心就飞了回来。他感觉很烦躁,他觉得斗儿爷拖累了他,他也决定明年就不回来了。等到后年轮到他的时候,找个保姆伺候斗儿爷就好了。

「爷爷!」

「唉,我的宝贝孙女,让爷爷亲一口!」
孤独老人拿5万元买了「假玉观音」,竟因为它救了自己一生!

刚一进门孙女就扑在了斗儿爷的怀里,斗儿爷就想跟孙女香一个,可被小儿媳给拦着了。

「爹,瞅你这一身脏兮兮的,赶紧去洗洗换一身衣服。」

小儿媳说着满脸厌恶的将女儿给拉了回去,斗儿爷一看自己的身上确实不干净,就听了小儿媳的话去洗澡了。

洗完澡,换了身小儿子的衣服,斗儿爷感觉精神焕发,小儿子又带斗儿爷到外面吃了顿饭,下午就把孙女丢给了他,说是要出去办事。

看着孙女抱着米老鼠,斗儿爷的心里美滋滋的,他感觉这一趟路没白走。斗儿爷又想到了大孙子,他暗骂自己马虎差点把正紧事给忘了,他决定等小儿子回来就问小儿子要钱,他要赶紧给大孙子送去,他彷彿看到了大儿子在医院里焦急地等着他送钱去的样子。

「爷爷,你的脚怎幺了?疼吗?」

五岁的孙女看着斗儿爷脚上鼓起的大水泡若有所思地问道。

「不疼,爷爷怎幺会怕疼呢?哎呦……」

「爷爷撒谎,妞妞帮你敷药吧,我见过妈妈给爸爸敷药。」

不管斗儿爷的阻拦,妞妞倔强地拿来了家用药箱,就往斗儿爷的水泡上抹紫药水。斗儿爷那个感动啊,虽然偶尔被妞妞弄疼了他也不敢把脚躲开,他害怕一躲开就不知道何时才能再感受到这种温暖。

斗儿爷看着妞妞认真的样子就想起了小儿子,他记得小儿子小时候调皮,每次都会弄得一身都是伤,斗儿爷就为他敷药,小儿子就说爸爸是这个世界上最疼他的人,等爸爸老了他也会给爸爸敷药。可是现在斗儿爷老了,小儿子却越来越忙,甚至连陪他的时间都没有了,更别说给他敷药,想到这些斗儿爷心里就酸酸的。

「爷爷你哭了,是妞妞把你弄疼了吗?」

「没有,爷爷的眼睛被沙子迷了一下。」

「那妞妞给你吹吹。」

斗儿爷赶忙打起了哈哈,说眼睛里已经没有沙子了,妞妞这才罢休。

「叮铃铃……」

电话响了,妞妞赶忙拿起电话说了两句就把电话递给了斗儿爷。

「三儿啊,你啥时候回来啊?」

「爹,我俩在外面很忙,这两天就不回来了。你在家先帮我们照顾妞妞,厨房有菜,饿了就给妞妞做饭吃……」

斗儿爷一听小儿子这两天都不回来了,就想起了大孙子的事儿,可刚要动口说就听见电话里传来了盲音……

「咋办呢,大孙子也不知道怎幺样了。」

斗儿爷就急啊,他害怕孩子们对他怒目而视,他更怕大孙子因为没有钱而无法住院。

「妞妞,家里有钱吗?你哥哥生病了没钱,爷爷得拿钱给你哥哥看病。」

「有,昨天我看到爸爸在柜子里放了好多钱。」

妞妞说着就跑回里屋,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万块钱递给了斗儿爷。

「太好了妞妞,爷爷带你去找哥哥吧。」


-------------------------------
没想到最后,三个孩子全都嫌弃老人,只剩下孙女一人愿意对他掏出心肺,看了很感伤。


正文到此结束.